Category Archives: 工作 - Page 2

[工作] 一次失敗的合作.

有時候, 能夠當立斷還是很重要, 拖下去對大家都不好.

E 小姐是從 Z 公司離職, 由前任老闆找到 Linux Kernel Team, 當時我是在 AE Team.
而因為某些因素, 公司改組, 我接任 Linux kernel team leader.
而部門重整時, 因為前老闆有說, E 小姐進來就是要做 Kernel Team, 所以我的考量也留下來.
不過這位 E 小姐有一個附帶條件, 因為身體因素, Loading 不能太重.

E 小姐並沒有 Linux Kernel 開發的背景, 所以我特別安排了一段時間讓他學習如何
Porting Linux Kernel. 在這之前是 Porting u-boot 1.1.2->1.1.4.
接下來主要的內容就是從 Linux kernel 2.6.16 Porting 到 2.6.24 .
沒有想到這一段時間內, 她努力的學習, 結果卻是連 Console 都沒有看到.

後來進用了一位比較熟悉 Kernel 的 S 先生, 只用了 1/4 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

其實我並沒有怪 E 小姐, 每個人都有每個合適的位置, 所以我就說, 依照你的能力和經驗
我未來會安排你比較週邊的 Porting 和 Kernel Maintain. 假以時日, 你對 Kernel Porting 一定會很熟.

5/2 日是本公司最後一天繳交績效考核表的日子, 這位 E 小姐就在這一天寄了一封 E-Mail 給我,
說因為身體需要調養, 所以 5/14 要離職. 言談之中些許透露了工作被 S 先生搶走和不受重視的感覺
有同事續效考核表上寫, 我們公司的管理階層都是好人. 所以我當然就的安排了 E 小姐的
退伍前工作.
1. 將 S 同事的成果寫出一份 User Document
2. 將手上和客戶 S 公司案子結掉.
這二件事七個工作天應該是很夠用, 她當場也同意這樣的安排.

5/5 號, 早上沒有來, 我沒有收到任何通知.
下午看到人, 我說和 S 公司的事情處理得如何?
她就馬上回我, 要和我的小老闆談完再和我談.
我心中的 OS : “幹! 想待退又不想做事情, 有沒有這麼可惡!!
當然沒有馬上講穿, 等她和小老闆談完. 我再和她談.

談完之後, 確認
1. 找同事去交接她手上現有的工作.
2. 交接完她就離開了
我的理解當然是, 星期二交接, 星期三離職, 我想想, 也沒有什麼問題.
當下就同意了.

星期二就請另外一位同事交接了一個小時(還真久呢), 交接完我就和她說,
“明天辦完手續就可以離開了, 下午也不用請假, 我們公司不會去計較這一天的費用的”
沒有想到她說
“我想說公司還需要幾天的時間交接, 所以我還是寫到 13 號, 這些日子有問題可以找我”
我心中的 OS : “你的工作我們的 Team 隨便找一個人都可以上手, 那需要交接?”
回頭和小老闆談, 想說不要節外生枝, 就算了(另一方面錢不是我出, 所以可以這樣).

星期五部門開會, 這位小姐竟然以為自己是待退老兵, 結果還耍大牌不來.
被我找人叫進來開會. 我尊重妳, 妳竟然不尊重我.

雖然之前私交不錯, 但是她離職, 我並沒有辦餐會送他, 因為不值.
我打考績我也和我的同事們說得很明白, 我不會因為誰和我私交比較好, 我
就打比較好的考績, 我在做, 大家都在看. 我不能做到事事公平, 但至少我
會公正的處理各位的考績.

我並不是不知道這位小姐為什麼要走, 只是不想講明而己.
講出來大家都難看.
而這件事我學到很多,
1. 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 論語早就告訴過我們, 我不願意去面對這樣的事情
不認真的員工還是不要抱持著好好訓練的心理, 該砍就砍. 人頭是有限的, 因為這樣我錯
過其他有潛力的人, 是我的損失也是公司的損失.
2. 該下決定就決定, 他交接完就該讓他收包包走. 我們怎麼處理她, 大家也都看在眼中.
當然對公司有貢獻的人, 我們也願意多給福利.
3. (誤) 對於 Z 公司只會 Z 公司自己寫的 OS 的員工, 不予錄用
4. (誤) 對於女性員工想做 Linux kernel , 要打大大的問號, 最好帶有偏見. (事實上是我沒有看過這樣的人)
5. 我對女性太寬容了, 這個職位是不太適合女性的, 不要說我有偏見, 但是事實上
如果照我對男性的標準, 早就被我調位置(如果是男的早就 Fire 了), 這也造成了今天她工作難度太高而無法負荷.
所以離職, 雖然他進來沒有多久, 但是總是花其他的人力時間去訓練她, 雖然成效不好, 但總是有點經驗.
因為工作無法負荷而離去, 多多少少都是傷害.

雖然事情過去了, 特此格一篇, 未來再回頭看這樣的事情, 或許有不同的想法.

[軼聞] 同一幢樓, 一天內三家公司被合併

2008/4/8 台灣有一幢樓, 同一天內有三家公司被合併.
你知道是那一家嗎?

聯陽半導體(3014-TW下單)今(8)天宣佈,經董事會決議,將與聯電集團(2303-TW)聯盛半導體(3589-TW)、及繪展科技,、晶瀚科技等3家公司合併,聯陽為存續公司,合併後聯陽資本額為18.9億元,預定合併基準日為2009年1月1日。

這一張圖內有三家公司, 這樣知道了吧 🙂

我曾經待過聯陽半導體上市, 不過當時太菜了, 什麼都沒有賺到 Orz.
所以有錢劉的有錢還是名詞而己, 希望有一天變形容詞...

[20080328] 照片雜記.

* 中午跑去學校餐廳吃飯, 就發現同事 Martin 在跑操場, 這真是太猛了. 在此為這位想跑馬拉松的勇者拍拍手~~~
* 不過他是裸著上身跑, 個人猜測應該不是天氣太熱, 可能是衣服還要穿.

* 某客戶員工的座位, 實在是太可愛了, 所以 PO 上來讓大家看
* 這都是錢丟出來的
* 這都是夾娃娃機的戰果
* 這位員工的是女性.
我覺得這個很可愛呀, 她說是最醜的 Orz

今年(2008)的休假計劃表

有標紅色的都是要休 or 在家工作的…….

休假計劃表

態度不好.

今天在和合作伙伴公司 meeting 的時候, 被對方指責

你態度不好,
東西有問題, 這東西能看嗎. blah blah.

delay 這事件也不能怪我, 又想出嘴炮, 又想要壓 schedule .
馬上做就馬上要, 還要顧 QA, 這是怎麼樣?
但可以接受, 畢竟東西的確有問題, 大不了就解決了嘛.
不過態度不好我不能接受, 你又不派人來 cowork , 整天只會叫叫叫.
所以就隔著越洋電話幹譙那個合作伙伴,
如果你是來找我討論技術問題的, 我可以提供相關的技術支援,
如果你來找我吵架的, 沒有必要, 也不需要質疑我的態度.
這己經是人身攻擊了

電話是在另一家客戶(Gemtek)內接的, 還好是晚餐吃飯時間, 我罵得很大聲.
向有聽到的人還是要說聲抱歉.(感覺好像在人家的地盤撒野呀)

是呀, 我出道工作這麼久了, 第一次被人指責態度不好.
心情是沒有什麼影響啦, 只是更累了而己.

晚上在 G 公司協助解了一個大 Bug.
這個一年多的專案也要進入尾聲了. 再過二個星期就要 MP 了.
很高興這個知名公司的案子就要結束了, 至少以後可以出去說, 我協助完成的這個產品
幾乎是 Mission Impossible, 很多家 Chip Vendor 合作還可以做得出來 .

這陣子覺得太累太累了.
長期累積下來的壓力, 晚上看不到小孩, 每天工時超過 12 HR,
永遠解不完的 Bug, 每天緊壓的工時. 痛風一直發作

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 突然有種感覺, 好像這一切都不應該屬於我的.
非常虛幻, 這是應該離開的時候嗎?

[爽] 放假二星期.

來到這一家公司也操了二年了, 因為 RD 少, 工作量大, 而且還要 Support 客戶
尤其是最近一年, Linksys 的案子做完之後換 CISCO 的案子.
尤其是 CISCO 的案子, 要將三家公司從來沒有用過的功能合在一起,
而且還要可以動, 而且我們又是 CPU 端, 工作又特別辛苦
回想前面十個月的努力, 有非常多的日子都是在客戶這邊加班渡過.
(不是加到晚上, 走的時候都是凌晨那種)

長期下來, 身體似乎己經不聽使喚了.
各種器官己經發出警訊, 向主管要求短暫的休息(最希望能休息三個月啦, 不過不要說三個月了, 連一個月都很難讓我休到),
準備保養一下身體, 順便整脊一下, 保養一下自己的身體.
以便接受接下來的挑戰.
Read more »

喊喊”我要離職”也是可以減壓的…..

認識的我的朋友都知道, 自從換了新工作以後, 就沒有準時下班過了.  生活總是在不停的加班中渡過, 做 Embedded Linux 這一行, 薪水還可以, 不過工作時數就別提了, 那也是超高的, 更不要說三不五時都要在客戶端常駐. (誰叫我們公司還沒有賺大錢)  Read more »

[雜談] 行銷真的很重要……

在 Digg 看到 World’s First BitTorrent Microprocessor
點進去一看, 才發現原文章的標題是
IAdea/Star Semi Jointly Develop the First BitTorrent-Optimized Microprocessor
Read more »

Philips SC16C2552 爛了

真的是工作上的鳥事.

因為某個 Project 的的關係, 需要用我們 CPU 上的 Static Memory Interface 連到 Philips SC16C2552 這一顆 Parallel 轉 Serial 的 Dual UART IC .

其實以硬體來說, 如果線都拉好, Static Memory Interface 設好, 應該就能夠正常的讀取.
不過這一顆 IC 卻花了我好多時間.

第一天
這一天做的事情很簡單, 就是設定環境, 將特別寫的一支 Serial Driver 換成 Linux 標準的 Serial Driver .
啟動 Static Memory Interface .
結果 Driver 上上去, 連個鳥都讀不到.

然後在 ARMBoot 下直接對該記憶位置下指令,
結果讀回來的都是 0xFF .
這時候當然就是拿 LA 出來量訊號, 結果發現到 CS 亂發, 沒有動也發, 這樣 IC 會動才有鬼

第二天
找 Hardware 修好線路, 也驗證 Register 也可以正常讀寫.
拿回去仔細修 Bug . 最後發現, TX/RX 半個鳥也沒有.
這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 怎麼會發生這麼奇怪的事情.
在檢查了 Register 都沒有問題的狀況下, 只好又請出 LA, 看 Address , 看 CS , 看 Read/Write 訊號
怎麼看程式都是對的, 但是 TX/RX 連個鳥都沒有…..

第三天
Hardware 剛好有一個新的板子回來, 一掛上去馬上可以用. 也有訊號輸出.
那我之前做的事情不就是很白爛,
搞了好幾天原來是 IC 爛掉… 更更更更更!!
浪費我的時間.

最後整理一下 Linux 下的 Serail Driver, 發現輸出非常慢(每 5 秒輸出 1 or 16 個字元)…..
最後找呀找, 又發現原來講好叫 Hardware 拉 GPIO 到 Philips SC16C2552 的 INTA . 結果 Hardware
都沒有做, 最後還是拿 GPIO 做 Interrupt 之後才正常.

很久沒有這樣被一顆爛 IC 搞到快瘋掉. 寫一篇 Blog 發洩一下… 更更更更!

先生, 這東西不該我們做的吧.

我在某家 IC Design House 上班, 有時候會碰到很讓人哭笑不得的狀況,
今天在講的時候, 突然就興起了用 Blog 記錄下來的念頭.
算是某種生命的記錄吧.

Read more »